生命最初的少年
南有乔木 不可休思 记录于 2015-03-03 16:26:37
所以还是要看模糊一些么。

一月不见如隔三秋,我终于重新找到日日见面时问好的勇气。从身旁走过时,早已想好的话语还未出口,却见你目不斜视,走过。
我已经,再不能若无其事,再不能为你找种种理由。小哥哥,我太累了。

我记得,从前你的一字一句,不论是说与我还是写与我,于我,皆是极为珍贵的,连明信片也是要放枕头底下的。似乎这般便能睡得安稳些许。

我记得,我从前想变成你所欣赏的某一个人的样子,于是叫自己喜欢诸如秋冬萧索之静美那样的忧愁。如今却觉得寒风刺骨,到底还是贪恋温暖的。那春季里的阳光和煦,万物复苏,百花齐放。

我记得,我曾梦见过,开始的开始。
是一个雨天,蜗牛爬上花坛里栽种的黄金叶上,我们抓了许多,却又不敢带回教室里。滑梯下的空间围了起来,开有几个小拱门,我们才将蜗牛放进,铃声响起。下课了,我们钻进拱门里,蜗牛爬了满墙。正觉有趣,转头,却不见你,满墙的蜗牛再也找不着。

我记得,天晴之时,白天躺在草地上,看白云飘过,追逐飞机试图喊停;夜晚看璀璨星空,在星光照耀下嘻笑打闹。 仰望蓝天的感觉我已不复记忆 ,云彩的变化依旧让人痴迷吗?
晚风习习,月凉如水。你坐在地上,倚着墙,为在一旁台阶上的我唱一首歌。我我已不记得那是怎样的曲调与歌词,我只记得,那晚虫鸣阵阵,有月无星,你眼中的光芒却像是从星星上采下来的。我的手屈于膝上托着头,抬起眼眸看着你,你的目光透过夜色直达遥远的某个地方,宁静,安详。
我始终记得,那时候我是很快乐的,你是极包容我的。
这便是所谓,快来才刚刚开始,悲伤却早已潜伏?

那些年月,那些如泡沫般脆弱的梦境,后来的我再次梦到,故事的结局早已不清晰。

而记住的,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?
赞7 踩0


九朩 2015-03-03 19:14:59
好!
南有乔木 不可休思  03-03 19:19 回复

开心吗!
九朩  03-03 19:28 回复

@南有乔木 不可休思
不开心 ̄へ ̄
九朩 2015-03-03 19:15:25
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复。。。
然然 2015-03-03 16:42:14
由衷的说,写得太棒了,都不知道改如何回复才配得上这文章的文采。。。
南有乔木 不可休思  03-03 17:47 回复

谢谢。他是我所有章句的来源